bokee.net

教师博客

自留地

最新文章更多

正文 更多文章

中学生轻松自学:英语中的复杂变格去哪了?

 中学生轻松自学:英语中的复杂变格去哪了?

 

古英语实际上是古低地德语的一个方言分枝。

 

【网络资料】英语起源于盎格鲁-弗里西亚方言,是在日耳曼人(主要来自今天的德国西北地区以及荷兰)入侵时被引入不列颠的。最初的古英语由多种方言组成,这也同时也反映了当时英格兰岛上的盎格鲁-撒克逊王国的起源具有多样性这一事实。这些方言其中的一种,晚期西撒克逊语最终成为了统一英语的语言。

 

英语语言在中世纪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公元1000年的书面古英语词汇语法上与其他古日耳曼语(如古高地德语古诺尔斯语)相似,现代人完全不能理解这个时期的古英语。现代人所认识的英语,很大程度上和公元1400年的书面中古英语相似。这种转变是由历史上两次入侵引起的。第一次是来自北日耳曼语支(也称斯堪的那维亚语支)的入侵,他们在公元八、九世纪征服并使部分不列颠岛成为他们的殖民地。第二次是十一世纪时来自诺曼人的入侵,他们讲的古诺曼语最终发展为英语的一种变体,称为盎格鲁-诺曼语。

 

斯堪的那维亚半岛的密切来往引起了英语中大量的语法简化,同时也扩充了盎格鲁-弗里西亚语的词汇量(该语言处于英语核心地位)。然而,直到公元9世纪这些改变都还没有影响到英格兰的西南地区。也正是因为如此,该地区的古英语得以渐渐发展成为一门健全的语言。当书面英语最初崭露头角时,它是以离斯堪的那维亚殖民地的中心更近的伦敦地区的口头语言为基础发展而来的。与技术、文化相关的词汇大都从古诺曼语演化而来,尤其受到教堂法庭统治阶级的深远影响。后来的文艺复兴时期,和大多数其他正在发展中的欧洲语言(如德语荷兰语拉丁语古希腊语)一样,取代了诺曼语和法语作为主要语言来源。至此,英语形成了一种词汇大量外借、不同词汇的来源迥异的混合形态。

 

而中古英语相当于古英语和一种古法语的杂交。

 

【网络资料】诺曼征服后的几个世纪内,诺曼的国王以及高层贵族曾一度流行奥依语,该语言属法语的一种,称盎格鲁-诺曼语。该语言曾由许多在英格兰岛上的古诺曼人使用,在盎格鲁-诺曼时期,其使用范围甚至扩张到了不列颠群岛的其他地方,并受到北方奥依语方言的影响。商人和较低阶层的贵族曾经同时使用盎格鲁-诺曼语和英语,英语仍然被视为普通人使用的语言。中古英语同时受到盎格鲁-诺曼语和后来的盎格鲁-法语的影响。

 

即使是在诺曼-法语衰落之后,标准法语仍给人以正式、威望的感觉(这个时期内的大多欧洲人都这么认为),这对英语造成了巨大影响。

【特别提醒】英语世界有一个极强的约定俗成:把源自法语和拉丁语的单词看着正式用语,把源自日耳曼语的单词看着通俗用语。和汉语中所讲的“雅俗共赏”的“雅”和“俗”类似。

 

这种影响在现代英语中随处可见。

 

因此,今天人们普遍对源自法语的词感到非常正式,是由来已久的。举例来说,大多说现代英语的人认为“a cordial reception”(来源于拉丁语/法语) "a hearty welcome"(相对德语“herzlich Willkommen” 或者“complimentary”(来源于法语compliment)较“free”(相对德语frei)更为正式。另一个例子是,表示动物的词汇与代表他们的肉的词汇很少被分开创建。如代表牛(cow)和猪(pig)的肉的 beef pork(来源于法语 bœuf porc)。

 

英语也受到被其取代的凯尔特语言的影响,特别是布立吞语的影响。最明显的是进行时的引入,它是许多现代语言特征,但它是在英语中更早地、更充分地被发展的。

 

英语中的“进行时”是一个特殊的情况。拉丁语、法语和德语中都没有对应的时态。

 

所以,我们在学习英语时态时,最好把“进行时”作为一个特殊形式专门讨论。不要和其它的时态混在一起。这样就不会再感觉英语的时态问题很复杂了。

 

英语曾经有过一套与拉丁语、现代德语以及冰岛语类似的复杂的变格系统。

 

古英语词汇的主格宾格与格属格的词形都不相同。对于强变格形容词,以及某些代词,还存在一套工具格(后来和与格的变化形式完全一致)。另外,双数和现在的复数变化十分不同。 变格系统在中古英语时期被大量简化,代词的宾格和与格合并为间接格。间接格后来也替代了位于介词后的属格。现代英语的名词不再具有除属格以外的变格。

 

现代德语和古英语一样,保留了主格宾格与格属格。而现代英语,在法语的影响下,名词和形容词的格变化基本上消失了。只有一些人称代词保留了主格、宾格和所有格(也就是属格)的变化。

 

英语学习者需要了解的是,英语、法语中的格变化都去哪里了?

 

人类语言主要分为三种情况:第一种是只有格变化,不使用介词。第二种是既有格变化,也使用介词。拉丁语、希腊语、俄语、德语等属于这一类。第三种是没有格变化,只有介词的应用。汉语就属于这一类。

 

英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等和汉语一样,通过语序确定句子的主语和宾语。也就是说,用语序取代了主格和宾格。

 

汉语用语序取代了与格。如“请给我一本书”中的“我”在有格格变化的语言中要使用与格形式。

 

英语中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取代与格。如Give me a book。英语中的meI(我)的宾格。并不是与格。

 

但是,英语中也可以通过增加介词的应用取代与格。如Give a book to me。这里的to me是介词短语,对应原来的与格。

 

 

离格也称夺格、状语格,融入了以前的位置格、工具格、伴随格等,英语中用介词短语取代了离格。所以,英语的介词应用就比拉丁语复杂得多。

 

拉丁语中的介词多数支配宾格,少数支配离格。有4个介词既可以支配宾格,也可以支配离格。但意思不同。

 

拉丁语中的in分别对应英语中的ininto

 

拉丁语中的in接宾格,对应英语中的into,表“往内(方向)”,如“厨师走进厨房”。拉丁语中的in接离格,对应英语中的in,表“在内(场所)”,如“厨师在厨房”。

分享到:

上一篇: 不要让复杂的术语淹没语法的纯真本质

下一篇: